[2018芬蘭追極光之旅] 在Inari追北極光的四個夜晚(四)︱北極光跟說好的不一樣

有關伊納里的住宿,可參考:在Inari追北極光的四個夜晚(二)︱夜宿伊納里湖畔Hotel Inari體驗記

在伊納里的其他活動,可參考:在Inari追北極光的四個夜晚(三)︱夜半在極地森林探險、哈士奇和馴鹿雪橇體驗

眾所周知北極光在白天是看不見的,而極地短暫的夏季有非常長時間的日照。根據統計,9月和3月最多北極光活動,另外10月至2月也相當好。先說一下是甚麼影響北極光活動和觀測,然後是我們自己在Inari追北極光的經歷。

影響北極光活動的因素:太陽活動(Solar Activity)

(論高中讀理科的好處:較容易理解北極光的成因)

簡單來說,極光其實是源於帶電粒子與大氣中的氧氣、氮氣的碰撞。碰撞令分子(molecule)獲取了更多能量,因此在分子回到平常的能量狀態時,它透過釋放出光子(photon)將額外的能量放出來。當有數以萬計的碰撞發生並有足夠多的光子被釋放,就會產生肉眼可見的光線。

頻繁、強烈太陽活動會令較多帶電粒子進入地球磁層(magnetosphere),因此有更多碰撞、更多光子,極光就會更清晰明顯,而且在較低緯度地區也容易見到極光。

太陽活動的強弱有其週期:所謂太陽週期(Solar Cycle),平均長度為11年,曾觀測到的從9年到14年都有。在18世紀,科學家開始追溯太陽活動的歷史,終於回推到17世紀初、伽利略最早的觀測紀錄,並將1755至1766年的週期被編為第1週期。每個週期都有其太陽最大值(Solar Maximum)和太陽最小值(Solar Minimum)。現在(2018)是第24週期的末端,太陽最大值已經在2014年發生了。

至於下一個太陽最大值是甚麼時候?由於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NOAA)的官方太陽週期預測需要準確到以月份計算,目前他們還未有確實說法。另外有文章引述NASA科學家,說是最大值最早會在2022年出現

科學觀測需要非常仔細,但旅遊的話其實不需要執著於太陽最大值發生於哪個月份,因為即使是在其他時候都有可能見到北極光。不過太陽活動愈強烈就愈有可能(1)在逗留期間見到北極光,比如說有些人在伊納里住的每個晚上都見到;和(2)在著名觀測點以南地區都能見到,可能是在蘇格蘭甚麼的。

個人認為這是唯一一個需要事前知道的北極光資訊。因為你總不會想千辛萬苦(儲錢)到了極地發現沒能見到北極光然後才被告知當時是太陽最小值的時期。接下來的那些絕大部份超出人力可以扭轉範圍。

所謂KP指數(KP index)

基本上每一個有興趣看北極光的人都知道有KP指數這個東西,至於KP指數是怎樣計算出來或是有甚麼科學意義則不用考究。KP指數是從0到9的尺度,它將各種相關科學量度簡化為數字,而只要KP指數到達某個水平某個緯度就可以見到北極光(運氣爆燈的話KP指數未到達指定水平都會見到)。從下面地圖的劃線你可以大概知道自己的所在地需要多少的KP指數。

我加了個黃色圓圈標示伊納里大概的位置。那裡比KP2線稍微高一點,所以說只要KP指數到了2的水平,在伊納里就應該有北極光活動。印象中當時有某些時刻KP指數只有低得可憐的零點幾,但通常都在1或以上。

影響北極光觀測的因素:天氣

可惜有北極光活動不代表能看見。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眼見KP指數有3或4,但我們中間隔了厚厚的雲層。

我們第2晚穿了雪掌在森林行走,下雨雪甚麼都看不見。這很自然,因為連天空都看不清又談甚麼看北極光呢。

IMG_1246.jpg
下雨雪在森林走動

即使天沒有下東西也不代表看得到。我們第1晚興致勃勃地走到Hotel Inari後面的伊納里湖面,因為我曾經在網上見到很多人成功在湖的上空見到整片的北極光,所以希望我們也有同樣的運氣。(Visit Inari的領隊跟我們說,他們會每日測量伊納里湖冰塊的厚度,以確保在伊納里結冰的湖面行走、騎冰上電單車都是安全的)

我記得那晚沒有風,我們當時還很慶幸伊納里不算太冷,但其實無風並不一定是個好徵兆──因為吹不走厚雲。扣除Hotel Inari的光害,在湖面上空連一條線都沒看見。最後一晚也是一樣。

IMG_1142.jpg
在Hotel Inari後面
LRG_DSC00257.jpg
一望無際的湖面

Visit Inari追光團

伊納里、以及住在Hotel Inari的優勢在於有個會結冰的大湖。看北極光最好還是個月黑風高的日子,如果碰上這樣的日子,直接走到湖上看就已經可以。

如果像我們不幸遇上烏雲蓋天的日子,解決方法還是有的,訂追光團就可以了。本來事前我是覺得追光團沒有必要,現在去完一次芬蘭回來我發現我之前實在想錯了。天氣難以預測,既然我們都已經花了錢又飛越半個地球來到伊納里,難道白白坐等頭頂的烏雲散去嗎?追光團肯定要訂坐車的,而非騎冰上電單車甚麼的那種。因為車輛一可以快速帶我們到有機會看到北極光的地點,二是我們可以在車上可以稍微回暖一點。

第3晚我們去了4小時的那種,坐的是小貨車。4小時其實一點都不長,因為領隊會找尋有希望的地方,在雪地上全速前往第一站,下車嘗試看看、拍些照片,然後一段時間就會回到車上,再去第二站。印象中我們去了5個地方,其中一個我們下車沒多久他們就召集我們說沒有希望看到,然後我們又回到車上。

我們在某一站下車時看到滿天星斗,在一堆讚嘆聲中大家都試圖拍攝,結果沒有拍到。那是我覺得最接近星空的時候,終於明白何謂「手可摘星辰」的時候。沒能把影像儲存在相機內是有點可惜,但那片星空留在我們的記憶體內。

然而那晚我們最多最多都只是看到一縷煙。因為北極光仍然躲在雲層後,我們只能透過相機捕捉到北極光(這個時候跟追光團的另一好處就出現了,一堆人圍在一起討論怎樣設定相機去拍攝,然後又會找尋不同的拍攝角度)。除了可以拍北極光外,原來還可以和北極光合照。

LRG_DSC00364.jpg
拍出來的北極光
LRG_DSC00382.jpg
拍出來的北極光

但我寧願是親眼看見但相機無法捕捉,而不是現在這樣相反的情況,所以拍到後來我都興致缺缺了。

再見北極光,再見伊納里,再見芬蘭

伊納里的北極光行動,與其說是我們此行的中心,不如說是其中一個重點。本來以為在伊納里住4晚應該總有一晚會看到吧,但最終我們所期待的、像是其他網友所描述的漫天狐火並沒有出現,甚至我們見到的只有一縷縷灰色的煙。畢竟要看到北極光最需要的運氣────如果不夠運氣,也不要緊儲多點錢下次再去吧。

我們坐清早的巴士離開Hotel Inari,到最近的機場Ivalo Airport,就乘飛機到赫爾辛基,再轉機去旅程的最後一站,拉脫維亞的首都,里加。

IMG_1420.jpg
機場超治癒的火爐
IMG_1421.jpg
再度出發的小熊
IMG_1114.jpg
在森林邊緣、雪地之上的機場

https://travel98.com/embed/poi/placeholder?mid=1712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