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芬蘭追極光之旅] 三、二、一:赫爾辛基除夕倒數!

在香港,除夕倒數的地點多不勝數,比如說經典的尖沙咀鐘樓、熱鬧的銅鑼灣時代廣場、酒不醉人人自醉的中環蘭桂坊。往往是早就架起柵欄,然後入夜就封路,車輛要繞道,地鐵出入口改為單程,行人要人擠人並繞大圈才能到倒數地點。到了就得滯留在那裡,是以人們總會跟三五知己、攜著零食甚麼的等上3、4個小時。沒想到原來芬蘭式的倒數並不一樣。

果然問當地人就有好介紹

我們一決定了要在赫爾辛基跨年,便著手搜尋倒數活動和相關地點──主要求助於Google的「赫爾辛基、倒數、2017」,還有TripAdvisor的「哪裡是赫爾辛基的倒數熱點?」。有說芬蘭人偏好在自己家裏開派對倒數、有說不怎麼為意他們有倒數活動,看來看去較多人提及的是參議院廣場Senaatintori(Senate Square)。因為那是赫爾辛基市中心的廣場,大概人們在這裡聚集倒數也很合理,便打算屆時到參議院廣場湊熱鬧。

在跟房東確認住宿的時候,大熊仔非常聰明的問及這件事。想不到房東跟我們說,不是到參議院廣場,而是去國家廣場Kansalaistori。(像玩推理遊戲似的,當Kansal-lismuseo等於國家博物館、Senaatin-tori等於參議院廣場,我自行決定把Kansal-ais-tori解作國家廣場。)拿著這個提示,我們才在Google找到:原來那裡晚上有倒數音樂會,傍晚有甚麼歌舞表演等等,零時零分還會放煙花。非常好。

國家廣場位於赫爾辛基音樂廳Musiikkitalo旁邊。我們在前一天,從設計博物館乘北行10號電車去國家博物館時,就看見了人們在搭建舞台。看到那些設備,尤其是一排排的射燈和巨型音箱,應該是戶外音樂會很yo的風格,而不是悶得要死的老年人晚會。

去完芬蘭堡Suomenlinna,我們有點累,而重點是最嬌生慣養的我又不幸來了胃痛。我們決定不吃外食,晚餐又是由大熊仔掌廚(小熊表示你們在外國煮飯的次數比在香港還多)。在住處吃過飯,曾經一度懶懶的不想外出,最終還是想到在赫爾辛基過除夕的機會可能只這一次,然後理智地穿起厚外套出門。

連去倒數都很緊湊

當時已經是11時10分。本來打算乘9號電車到中央車站再走過去,誰不知電車剛好跟在另一輛電車後面,每次到站都要等前面上落車離開再進站,結果拖拖拉拉的,時間開始有點緊。如果第一次在外國過除夕就在電車上或路上倒數的話,那實在有點蠢。

電車又再停下的時候,大熊仔看見車窗外那個紅色的M字,當機立斷去乘地鐵。雖然未必會快很多,但至少它不會堵車呀。赫爾辛基的地鐵跟電車一樣是沒有票閘的,人們就隨隨便便的進站,有沒有誰沒買票真是天知道。地鐵月台看起來有點年月,水沿著弧形牆壁流下來,在路軌形成半大不小的水窪,也許是因著天氣回暖地面的雪溶掉滲到地底,我只希望那不是甚麼污水。

往市中心的列車很快來到。車上多是三五成群的年輕人,有些在嬉鬧玩樂,有些看起來已經喝醉了。有些女人臉上的妝容已經是喬裝的層次,假眼睫毛多到像要從眼皮掉下來。車廂地面有幾條粗細不一的液體痕跡,黏答答的踏到周圍都是,如果不是酒灑到地上,就是可樂或其他充滿糖份的飲品。更別提那些靠在牆邊的報紙和包裝紙。

陸陸續續也有人上車,到了中央車站時,車門一開,乘客像潮水一湧而出。我們跟著人潮浩浩蕩蕩的走,基本上也不用查哪個出口了。在靠近出口處,看見穿著制服的警察,還有一群群看起來就像是不良少年的,大概各國的青少年也喜歡在節目鬧鬧事。

輕鬆而純粹的煙花

中央藍光部份就是音樂會所在地
在空地上等待煙花表演,不遠處的紅色火花就是提早出場的小煙花

從出口一直走,漸漸聽到些音樂聲。我們不動聲色的跟著人們繞過音樂會會場,來到一片視野開闊的空地。人們多是背著音樂會,望向城市的另一邊,提著酒和酒杯在飲。時不時還有「爆炸聲」。第一聲嚇得我以為是甚麼恐怖襲擊──你知道瑞典之前有貨車在鬧事撞人群,而多人聚集的活動往往是襲擊的目標嘛──隨即見到一束火花從地面射上半空,原來是小型煙花。虛驚多幾場後,我們已經能和旁邊的芬蘭人一樣目不斜視、不動聲色地走過滿佈煙花罐的街道。

甚至沒聽清楚音樂會那邊有沒有大喊甚麼來倒數,2018年一眨眼就到了。隨即在城市中間放起了煙花。我們習慣了煙花是隔著半條維港外加一大堆人在放的,這裡的煙花卻很近,滿天的光芒有些似是漫到我們頭頂上方。沒有年初二煙花匯演那些奇怪的笑臉、金元寶、心心,也聽不到慷慨激昂卻又全然不搭配的背景音樂,純粹的煙花看得人們驚嘆連連。

煙花放了大概5分鐘左右。靜下來,人們意猶未盡地離開,我們又跟著人潮走回中央車站那邊。

IMG_7152.JPG
IMG_8713.JPG
IMG_7149.JPG
IMG_8781.JPG

煙花過後

本來還想去酒吧湊個熱鬧,但看到那些風格比較年輕比較yo的酒吧,門前都有長長的人龍,也就作罷。

滿街都是鬧哄哄的年輕人,以及腳步蹣跚、停停走走的醉鬼群體。在車站附近的電車站,平日等待的乘客稀稀落落,在這個日子終於站滿整個月台。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可以登上第一班來的9號電車回住處,還要有位置坐。如果是在香港倒數之後回家,大概會因為人流管制措施,10分鐘遠的巴士站要走半個小時才到,然後巴士站的隊伍長得不可思議;巴士要麼久等不來,要麼是已經站滿人;好不容易有一輛巴士稍微鬆動一點,能擠上車已經很好,當然不能奢望有空座位。想起都累,所以已經幾年沒去倒數了。

9號電車以芬蘭標準來說也是相當擠的,一堆醉醺醺的人還想要續攤,卻在電車轉彎時都站不穩。我們坐在一旁,盡量縮小佔用空間(以大熊仔來說相當困難,幸好沒帶小熊出門,否則一定要緊緊抓住)。

好容易回到住宅,在2018年第一個凌晨當然不會這麼早睡覺,卻沒想到大熊仔拿出戒指來求婚。結果,1月1日是求婚紀念日,將來想不重回赫爾辛基倒數都不行吧。

https://travel98.com/embed/poi/placeholder?mid=1712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