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芬蘭追極光之旅] 關於芬蘭的二三事(1)超級市場不賣酒

是的,我們在芬蘭竟然踼到鐵板了。

一般來說,在歐洲旅行時我們都會在超級市場買菜順便買酒,因為選擇繁多,價錢也很相宜。

在赫爾辛基的第一天,博物館之旅過後,我們在商場無所事事地閒逛。當時有留意到某家看起來像是酒類專賣店的店舖大排長龍,不過沒有留心。逛到6時多我們去超級市場打算買菜,同時找到一整個貨架的啤酒。通常紅白酒都會放左啤酒附近,我們整個超級市場繞了兩個圈都沒有發現。

找個人問問吧,大熊仔說。

「酒在那邊」,店員答道。又指向啤酒那邊。

我們困惑不解地回到啤酒區,在啤酒架的邊陲地區找到幾枝孤獨的白酒──定睛一看,酒精含量只有4%!那能算是酒嗎!

啤酒和cider的種類有超級多(總比沒有好)
同場加映,超級市場內marimekko餐紙,當時有想過買回來給我姐做手信……
同場加映,超讚的以名字首個英文字母排序的香料系列,小小的一包很方便我們這些短期停留做幾天菜的旅人

可能是這個超級市場不能賣酒吧?就像是某些餐廳沒有酒牌也是不准賣酒一樣,或者芬蘭的超級市場也有限制吧?我們唯有暫時放棄,先買好當天晚上做菜的材料,再到另一家超級市場找找看。

找了兩間也是一樣,我們開始察覺不對勁。重新走過那家酒類專賣店,看到一整排的紅白酒、香檳、伏特加整體排列在關門沒關燈的店內,我們突然靈光一閃,難道只有這家店有賣酒?再抬頭一看,店名叫Alko,就算我不懂得芬蘭文,也猜到這是alcohol的字根。表面證據成立。

原來芬蘭所有的超級市場只能賣酒精含量少於4.7%的酒,比如說是啤酒,至於白酒紅酒甚麼的通通都要在Alko才可以買到。

Alko是由國家全資擁有的酒精飲品零售企業,合法壟斷酒精含量超過4.7%飲品的銷售權。在1866年,自家製蒸餾酒不再合法,大大小小的店鋪開始賣酒。禁酒令於1919年生效,限制生產、運輸、銷售和儲存酒精,並成立國營企業負責醫學和科學用途的酒精銷售。這樣的法例當然會引起人們反對──沒能在寒冬中隨意喝一杯伏特加是多麼的沒趣──於是國會在1932年通過新法例,成立國營的Oy Alkoholiliike Ab獨家處理出入口、生產和販賣酒精飲品,第一家Alko專賣店隨即開始營業。芬蘭的酒精市場一直都是Alko的天下,即使芬蘭在1994年加入歐洲經濟區也沒能打破Alko的壟斷地位,最多也只不過是讓它將管制酒精貿易的工作交還給政府,Alko還是仍然是芬蘭第一及唯一的合法酒精飲品銷售企業。Alko據說也會賣非酒精飲品,但從店外的落地玻璃窗望進去還是以一枝枝纖細而優雅的各類酒為主。

第一天遇上Alko已經關門,不要緊,那就明天再買吧。

誰知道Alko是逢星期日休息的,所以第二天的除夕夜我們的飲酒慶祝計劃也泡湯了。

第三天是星期一,Alko照理應該要營業吧。但在1月1日休假大過天,我們只能在Alko外望門輕嘆。

接二連三的挫折使我們在第四天在塔林乘船回程之前,在碼頭紅白酒各買一枝,帶著它們回赫爾辛基,再一路北上往羅凡尼米跟伊納里。雖然帶著兩枝酒令我們負重多了不少,冒著雨雪在雪地拉著行李提著手提包掙扎向前時也想過放棄,但是在羅凡尼米我們沒有時間去Alko、在伊納里都沒有看見Alko,令我們無比慶幸不遠千里帶了它們北上。不是我說得誇張,而是攤在房間一邊享受著暖氣一邊搖著酒杯撕著風乾火腿吃實在是人生一大樂事。

剛才找資料時發現wiki說北歐大部份國家,包括瑞典,也是由單一企業專營酒精飲品的銷售。上次在斯德哥爾摩,恰好我們多在外面吃晚餐,並沒有發現這件事。這次赫爾辛基airbnb的廚房太美好,而且餐廳看起來沒有斯德哥爾摩的那般怡人,因此以大熊仔動手做晚餐為主。又碰巧是公眾假期前後,才跟芬蘭的酒緣慳一面。

對岸塔林Tallinn碼頭的商店內,大概四分一的貨品都是酒,許多遊客都會從塔林帶酒回赫爾辛基
同樣在塔林碼頭,望見都覺得很易燃的伏特加
https://travel98.com/embed/poi/placeholder?mid=1712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