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芬蘭追極光之旅] 里加最值得參觀的陰森恐怖的KGB博物館

如果在里加只有一至兩天的時間,KGB博物館是強烈建議要去的地點;再參觀另文介紹的大型本地市場和參加Riga Free Tour,再選另文介紹的餐廳(比如說Kolonade),基本上就是兩日一夜的行程了。

在18世紀俄羅斯和瑞典的爭奪當中,俄國勢力逐漸入侵拉脫維亞,終於將整個地區納入帝國範圍之內。但對於當時人來說,從波蘭-立陶宛聯邦(Polish–Lithuanian Commonwealth)轉手到瑞典王國,再轉到俄國,其實還是被外來政權統治。拉脫維亞真正「當家作主」的時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來到──拉脫維亞的國家意識日益高漲,乘著在當地影響力根深蒂固的俄羅斯和德國在戰後國力轉弱,拉脫維亞在1918年宣佈獨立。

可惜好景不常。拉脫維亞被共產蘇聯和納粹德國左右夾擊,最終被逼容許蘇聯紅軍在1940年6月全面進駐,結束拉脫維亞不足30年的短暫自由。1940至1941年被稱為「恐怖之年(Year of Terror)」──全數拉脫維亞資產被國有化;大約3萬5千人被逮捕、殺害或放逐到寒冷、難以生存的西伯利亞,自然大部份人都是客死異鄉。在1941年6月13、14日,就有15,443人(大概1%拉脫維亞人口)被流放到西伯利亞。

這種高壓式的統治手法令部份人對蘇聯極為憎恨,以致他們寧可歡迎納粹德國的軍隊。蘇聯軍隊和納粹軍隊先後碾過拉脫維亞,不同族群對兩者各有觀感,鄰居朋友、父子兄弟各自代表不同立場在戰場上相見。短暫的1941年至1945年納粹統治過後,拉脫維亞又重回蘇聯手上,然後又有成千上萬的人被殺害或流放。

(此段歷史主要參閱On Latvia的資料,以及Museum of the Occupation of Latvia的資料

認識拉脫維亞悲慘的被佔領時期

關於被佔領時期的拉脫維亞,在里加共有兩個展覽,同樣都是由拉脫維亞被佔領時期博物館Latvijas Okupācijas muzejs(Museum of the Occupation of Latvia)設置的。

永久展覽(Permanent Exhibition)特別展覽:KGB行動在拉脫維亞歷史(“History of KGB Operations in Latvia”)
地址Raiņa bulvāris 7(永久展覽自2012年開始暫設於此。原址位於舊城區,為蘇聯時代建築。經過多年討論,終於在2018年夏天開始,預計在2020年完工。)Brīvības iela 61
入場費無規定,隨意5歐元(我們出示了導賞團門票就沒再被要求付入場費)
導賞團有(需電郵預約,費用受團體人數影響)有(官網連結到https://www.bilesuserviss.lv買票,每人5歐元)
備註現時展覽關閉直到2019年春天

兩個展覽我們都有去。永久展覽頗令人失望──儘管有一定數量的展品,但以文字展板為主實在是始料未及。這個展覽讓我聯想起幾年在布拉格去過的、關於蘇聯統治的小型博物館,同樣是試圖透過大量的文字敘述以及非常有限的展品去表達非常大的主題。這個展覽按時序敘述拉脫維亞先後被德國和蘇聯佔領的歷史,誠然這段歷史對我們來說相當陌生,但有心的話這些內容在網上也能找得到。我們逗留了一段短時間,然後就直接過去特別展覽那邊。

特別展覽的重點在於KGB在拉脫維亞的任務。KGB,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俄文名稱的縮寫。說得堂皇,其實是巨大的情報機構,做的是祕密警察。KGB不及其納粹德國的對手那般在電視、電影當中常見,可能是因為納粹德國已經真正倒台。

印象中,在波羅的海三國都有與KGB相關的博物館。愛沙尼亞塔林的Viru酒店曾經是KGB辦公室,不過因為博物館展品仿制痕跡太重,我們就沒有去。至於里加的KGB博物館(即上述的特別展覽),則是完全相反,幾乎是甚麼都沒動過。

KGB博物館稍微遠離舊城區。背向舊城區和自由紀念碑,沿著自由大道Brīvības bulvāris以及自由街Brīvības iela一直線行15分鐘左右就能到達,不難找到。上面幾層是白色的婉約的古典設計,地面一層則是格格不入的冷硬的黑色橫樑、啡紅色雲石牆,招牌寫著「History of KGB Operations in Latvia」。門口是單扇門,啡色的門板有點殘舊,感覺像是甚麼陳舊的政府辦事處的門口。

KGB博物館門口

推門而入,是小木盒子般的售票處,地板是懷舊的灰色小格子地磚,售票窗口是寬扁的木框玻璃窗。我們出示上網買到的導賞團電子門票,中年阿姨冷淡地指示我們入場(她倒沒有Google Maps評價所說的那般古怪)。

地面一層可以隨便參觀,當中懸掛著許多展板的大廳亦是導賞團的集合點。展板有英文、俄文和拉脫維亞文的說明,同樣是文字居多──如果沒能參加導賞團的話,資料看完都是如水過無痕。在我快要睡著的時候,導賞大叔出現,推開大廳角落一扇不起眼的門,示意我們和另外三數個訪客跟上。

博物館大廳

坦白說,這棟建築物的氣氛有點慄到我,可能是因為它沒有翻新過,感覺上隨時都可以再度投入服務。它本質上是一座監獄,在1940用短短4個月建成地底、一樓的監倉和上面幾層的辦公室,旁邊的停車場和行刑室則是在隨後2個月後建成。本身44個囚室的設計是監禁175個囚犯,但當然,如同納粹德國的集中營,最後執行起上來都是無視囚室入面的狀況,繼續把人拋進去就關門。

這裡關的都是政治犯,可能是支持納粹德國,或者單純是反對蘇聯統治。當納粹德軍來到的時候,自然把自己的支持者以及敵人的敵人都放走了。在短暫的德國統治期間,監倉沒有再住人,因為他們找到了更大的用處──政治宣傳。據導賞大叔所說,當時這個監獄曾經一度開放參觀,讓人們可以看見牆上的反抗字句,也可見到監獄的環境有多惡劣、蘇聯的秘密警察有多不人道。真矛盾,納粹德國的集中營呢。政治宣傳而已。

印象中,當拉脫維亞重回蘇聯掌心,這個監獄又再「重操故業」。等到好不容易在1991年獨立,拉脫維亞國家警察卻決定借用這幢建築物作辦公室和拘留室,因為建新辦公室實在是太奢侈了:當時實在是窮到連基本翻新都沒錢,唯有讓這些前統治者的痕跡留在這裡。歪打著正,待國家警察在2008年遷出時,監獄亦大致維持原貌──可想而知國家有多窮──也才可以在2014年夏天重新開放之時讓世人瞭解到當時的狀況。

斑駁剝落的牆壁,生鏽的鐵閘和監倉門,昏暗的燈光,彷彿下一秒就有人跳出來把我們都趕進囚室裏。導賞大叔在每一段講解後,都會給予我們一點時間自由探索,他甚至建議我們可以試試一個人坐進囚室再關上門。但在這種氛圍,連鐵閘的吱吖作響都格外不懷好意,我也實在沒有勇氣坐進某些全然黑暗的小型監倉。

走廊,不遠處的導賞大叔給我們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自由探索
實在不會想坐進去再關上門
其中一間囚室

這個地方的感覺很荒涼,也很真實。嚴格來說它不是博物館,它是活生生的證據。不單是保留了當地在蘇聯和納粹佔領下的記憶,更是側面展現了拉脫維亞在脫離蘇聯掌握後有多貧困。但即使有多艱難,至少重奪了自己民族的獨立自主,單憑這點就值得慶幸。

最後想說的是,這個展覽給我印象比舊城區要深刻得多。當然如果要參觀,肯定要等展覽重新開放、並開設導賞團的時候。

  • 拉脫維亞被佔領時期博物館Latvijas Okupācijas muzejs(Museum of the Occupation of Latvia)
    • 售票處開放時間:每日11時至18時
    • 官網:http://okupacijasmuzejs.lv/en/visit-us/permanent-exhibition/
    • 地址:Raiņa bulvāris 7, Centra rajons, Rīga 
    • 入場費:自願捐款
    • 交通方式:在兩個車站Raiņa bulvāris和Brīvības bulvāris中間,2、11、13及為數不少的巴士都會駛經
  • 特別展覽“ČEKAS VĒSTURE LATVIJĀ“(“History of KGB Operations in Latvia”)
https://travel98.com/embed/poi/placeholder?mid=1712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