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京阪神奈名大冒險] 居酒屋體驗

我對居酒屋本來就是充滿想像的。因為那是我從小看日劇和小說都會接觸到的一個場所。我知道日本人放工後會大夥兒到居酒屋,名為放鬆實為應酬,不去的話還會被視為離群。

但正正是因為居酒屋對日本人來說擁有這樣的特殊地位,一般來說都不會招呼遊客。健吾在《來生要做日本人》當中寫過,縱使他會流利日語,還要跟日本朋友一起去,在某家餐廳還是受到跟日本人不同的待遇。那種不是明面上的不禮貌待遇,反而是一種日本式的暗地裏不把他當成一般日本客人去尊敬的待遇。可見日本人對於「自己人的地方」的保護意欲有多強。2015年初的時候,日本著名的連鎖藥妝店松本清開設了所謂「白色松本清」的分店。有別於一般以藍、黃色為主調的店鋪,這家店鋪以白色為背景、大字寫明「Tax free」,重點是標榜職員會說各種語言──當中又以會說普通話的中國人最多。這種手法,除了所謂令顧客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從而帶來收益的商業考慮外,還有一種將遊客跟本地人切割開的意味──藍色的松本清是「日本人」的,白色的松本清就是「他人」的。透過另外設置一個區域予遊客瘋狂掃貨,或多或少可以令本地人得以正常地購買生活所需──這個論調是不是似曾相識?

扯遠了。那麼,作為不會說日語的外地人,我們怎樣才可以一嘗居酒屋的滋味呢?

那就是去鳥貴族了。

鳥貴族是連鎖居酒屋,賣點是絕大部份食物都是均價,因為覺得很便宜你會不知不覺叫了很多;而且有中文、英文和日文的餐牌。好啦,你會問,這不像是只招待遊客的那種裝作有本地特色的餐廳嗎?坦白說,因為沒有到過真正、傳統的日式居酒屋,所以我也比較不了,不過我們去了心齋橋附近那家,也有很多日本人在進餐!所以,至少也很受本地人歡迎。

餐牌上甚麼都像是很好吃的樣子,而且啤酒的品牌和種類也跟在香港看到的很不同。在香港普遍可見的啤酒是Asahi朝日(而且香港廣告是吳彥祖拍的XD噢這是題外話)和Kirin麒麟,而且還要是特定的銀色罐Asahi Super Dry(アサヒスーパードライ),跟白底黃字的麒麟拉格啤酒(キリン一番搾り生ビール)。Sappora偶爾也會在餐廳見到。而當去到日本才發現,在便利店的啤酒架有著五顏六色各式各樣的啤酒,這個說「淡麗」那個說「辛口」,簡直是……琳瑯滿目難以選擇哦。當然,也只有啤酒愛好者有這種困擾。當時我在貨架前震驚不已,又下不了手只選兩罐,對啤酒無感的家人感受不到這種震撼,在背後看應該覺得我太誇張了。

[最近看到一篇介紹日本啤酒歷史的文章,勾起我的酒癮:http://gushi.tw/archives/8533]

在鳥貴族的啤酒種類當然沒有便利店的那麼多。印象中有Suntory Premium Malt(ザ・プレミアム・モルツについて)和Suntory金麦。因為我事前不知道Premium Malt被稱為傳說中最好喝的Suntory啤酒,而且因為Premium Malt的是中杯、金麦的是大杯,再加上我知道我媽應該只讓我點一杯,所以我錯失了Premium Malt >< 不過金麦也很好喝。有麥味,但不苦,易入口。

至於食物,基本上也沒有甚麼地雷,除了那個冷茄子的調味有點奇怪之外。熱騰騰的上桌,好吃。

IMG_1694
IMG_1688

我們算是比較早到了鳥貴族,大概是七時多。我們被安排在樓梯旁邊的角落,可以靜悄悄的觀察其他顧客。旁邊那一桌的日本女生大聲說話,豪邁地喝著啤酒和吸煙。吧台的西裝人靜靜喝著酒。三兩個日本男女歡快地說著話走過。你以為日本人總是有禮而安靜嗎?民族性只是整體印象,但人們的面貌總是更為多面。下次到日本我一定會再去鳥貴族或其他的居酒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