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itation Game 解碼遊戲 – 我是甚麼?

*2015獲奧斯卡提名電影中我的最愛*

先不要討論電影有多依從史實,就把全部當成是真的故事來看。

圖靈的名字不為人所熟知,但他創造的概念和發明品是我們今時今日賴以為生的工具。他和發明交流電(ac current)的Tesla同樣是因為當時社會的偏見以及陰差陽錯兩者相加而受害。Tesla是被當時廣為人知的發明天才愛迪生所誣蔑,圖靈是因為他是同性戀者。

他是個天才。他生於一個機械還是指像是摩打/發動機之類原始機器的時代,然後他提出要創造可以應用在不同用途的機器,名為計算機。在眾人不解、不認同的眼光裏,圖靈摒棄傳統人手解碼的方法,執意要建造一部機器去破解德國的加密程式。這種劃時代的想法受到多方反對,甚至一度被政府要求中止。還幸當時有人認同他,否則盟軍沒能破解加密電報,二戰的戰況延長甚至扭轉成怎樣?現在的世界也不知道會變成怎樣,更別提我們能不能安坐電腦前面按按看。再者,他創立機械人、人工智能這個概念,這更是對後世影響深遠。

但他也是個異常孤僻的人。這種孤僻其來有自,因為他不能理解這個世界。年少時,他的親密朋友Christopher給他一本介紹密碼的書。Christopher向他解釋加密的意思:不是別人看不見你寫的文字,而是他們即使看見也不能解讀。圖靈一臉不解,認真反問:這不就是跟平常人們說話一樣嗎?他們說的總不是他們想的那樣,不就一樣是聽見也不能明白嗎?

電影初段有一段像是鬼打牆的對話,觀眾會看得很歡樂。圖靈的同事告訴他:we are going to get some sandwich,他自顧自做著運算沒有理會。同事以為他沒有聽見,多說了兩三次後,再說:我剛才一直在問你要不要跟我們去食飯。圖靈說:你剛才沒有問,你只是說你們去食飯。同事失笑,問:那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圖靈說:我不喜歡三文治,但你可以幫我買些湯回來嗎?

圖靈的障礙在電影中非常明顯。他就是無法獲得這個世界的Encryption key解密鑰匙,不像一般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慢慢學會相處之道,所以也未能解讀社會、別人、甚至自己。

在電影的後段提及他提出的一個理論:一個人(C)用各自能理解的語言問機械人(A)和正常人類(B)同樣的一連串問題。如果C最終不能分辨到達哪個是人類,A這個機械就能稱為通過了「圖靈測試」。圖靈被審問的時候,反問警探聽完他剛才口述的人生後能不能判斷他是機械抑或人類,英雄還是罪犯。(Now you decide am I a machine, am I a human, am I a war hero, or am I a criminal.)警探沈吟,說「這不是我可以決定的」(I’m not the person to answer that…)圖靈聽後失望地靠後椅背,說:所以你幫不了我(So you can’t help me)。他要的「幫助」不是讓他從因同性戀而被控「嚴重猥褻罪」的困境中脫身,他只是想有人可以告訴他,他到底是一個人還是一部聰明的機器。

天才的思路總是旁人不能跟上,天才總是被誤解和被認為是癡人說夢。他本身已經覺得自己跟世界格格不入,而他的性向令情況更是雪上加霜。年少時他曾用密碼寫下「我愛你」向Christopher示愛,可惜對方在學校假期病逝,沒有機會看到。當時社會對同性戀者的接納程度比現今社會還低,從圖靈的罪名和判刑可見一斑。他所犯的罪行其實是找男妓,罪名卻是gross indecency「嚴重猥褻罪」。認罪後他可以選擇坐牢幾個月,或是接受兩年的「荷爾蒙治療」。說是「治療」,實際上卻是「化學閹割法」:注射女性荷爾蒙抑制性衝動。(這種刑罰在某些國家仍是存在,在韓國就有法案批准用在強暴累犯身上──也就是說當時社會看同性戀者和我們看強暴累犯差不多)

圖靈在電影中跟別人的關係一再破滅:兒時伙伴Christopher一早離世,與女主角Joan的友情/愛情很短暫,後來亦沒有穩定的伴侶。電影亦從無提給他的家庭。在這個世界上他根本是個孤島。Joan曾經說過:「誰會喜歡平凡?」(who ever loved ordinary?),但這是旁人才能說得不痛不癢──誰又會想像圖靈那樣不平凡?天才是天才,可惜因為二戰的解碼任務屬於軍事機密,他在專業領域嶄露頭角不久又被發現是同性戀者,最終四十二歲就自殺身亡,徒留唏噓。與其這樣,我想很多人也會選擇平凡吧。

電影中反覆出現「有時候是毫不起眼的人做了前無古人的事」(Sometimes it is the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that no one can imagine)。雖然圖靈這一夥人在大時代裏實在對世界影響甚大,但是,對於他本人來說,即使他能夠協助破解德國的加密機器,但他卻無法判斷自己是機械還是人、自己有沒有「問題」。2013年英國政府正式承認圖靈對國家的貢獻,並且赦免他的罪名。這部2015的電影確實令我們對這個一早理應被了解的偉人有初步的瞭解,但同樣令我們看清楚到底我們欠了他有多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